爛柯山

文章擷取:Facebook Edgar Kao

【爛柯山】
穿過重重密林,翻越崇山峻嶺,我來到一個琅環仙境,芳草鮮美,落英繽紛。幾個小朋友在下棋,旁觀半晌,一個孩子走向前。稚嫩的臉龐,眼眸卻有著溫潤慈祥神情。

餓了嗎?
遞了果子給我吃,看來像顆瑪瑙,光彩奪目,香氣撲鼻。津津有味地吃完。
快回去吧,這裡你不能再待下去了。

低頭一看,我提著的斧頭,柄不知何時已然腐朽!
這是怎麼回事我納悶。

回到家門,隔壁的老弟,對門的小姊姊,竟然都蒼老得雞皮鶴髮。他們佝僂走來,粗啞地說:
為什麼你都沒有變老

張開眼睛。麻醉醫師的微笑映入眼簾

你醒啦,喝口水吧

麻醉劑後的欣快感還在血管中漫流,好似吃了人蔘果一樣渾身舒暢,我喝了口水。

夢醒了,雖然回到現實,吃不到蟠桃仙果,但還好我們有先進醫學。凡人肉胎,也可以輕易活得更老,過得更好。

為什麼你都沒有老。
從前,我總笑而不答,但現在我會了當地說。因為我們胼手胝足,一磚一瓦打造出來的這塊秘境,是太虛幻境,是一座爛柯山。
裡面藏著各種最先進,維持青春及健康的瑰寶,因此,光陰無情的颶風,在我們身上,都只是溫柔地輕撫。

“南朝 梁 任昉《述異記》卷上:「信安郡石室山,晉時王質伐木,至,見童子數人,棋而歌,質因聽之。童子以一物與質,如棗核,質含之,不覺飢。俄頃,童子謂曰:『何不去?』質起,視斧柯爛盡,既歸,無復時人。

關閉選單